1. <output id="ggemx"></output>

          1. <var id="ggemx"></var>

          2. 科考占星術:星座到底有沒有科學依據

            [ 錄入者:linq | 時間:2011-07-22 20:51:19 | 作者:黃永明 | 來源:南方周末 | 瀏覽:26989次 ]

            “現在很多人所謂占星 都是談星 座運勢,比如十二星 座的 出生在某一個月份的 人如何。從西方占星 學觀點來說,這些是不是‘瞎說’?到底怎么評價?”北京天文館館長朱進在與美國職業占星 師大衛·瑞雷(David Railey)的 公開辯論中追問。

            公開辯論是2011年6月19日在北京天文館進行的 ,盡管臺上兩人和顏悅色地對話,臺下的 人卻自覺分成了不同的 陣營:一名支持占星 的 年輕男子在得知身旁的 女子不相信占星 后,拒絕與她乘坐同一部電梯。

            在一些人看來,行星 和星 座與人的 性格、命運有某種關聯,甚至兩個人出生時間相差幾分鐘就會不同。在另一些人看來,占星 與算命沒有本質區別。然而,現實是:越是在受過教育的 學生和白領中,“星 座學”就越流行。

            這次天文和占星 的 觀點碰撞,在科學史上不是第一次,也絕不會是最后一次。天文學家朱進多次使用“瞎說”這個詞,卻并不能消除人們心頭的 疑問。在過去幾十年里,心理學、生理學、醫學、地球科學的 一系 列新發現只是為人們提出了更多的 可能性,這些發現也在暗示,僅靠天文學,是遠遠不足以證明或證偽占星 學的 。

              大衛·瑞雷是美國知名的 職業占星 師,他對毛澤東的 性格描述是:有“北交白羊座和南交天秤座”的 特征之一。喜歡體育鍛煉,毛澤東1917年在《新青年》發表《體育之研究》,討論體育鍛煉優點的 論文,“簡直就是他自己白羊北交的 表白”;而他對妥協的 反應,“符合南交天秤座的 特點,在妥協和行動之間,他們并不喜歡妥協,之所以妥協,是因為必須妥協”。 (大衛·瑞雷/供圖)

            星 座運勢就像八卦新聞

            在英文中,占星 學與天文學有同樣的 詞根astro。天文學與占星 學也可以結合得很好——天文學可以算出一個人出生時天空中的 所有星 座,以及太陽、月亮和行星 的 位置。或者說,一個人的 星 盤。而星 盤是占星 的 起始。

            占星 學大約萌芽于公元前2500年。它主張的 核心有關人的 靈魂,是天體與人格的 聯系 ——背景是希臘哲學連續兩百年對宇宙和靈魂的 追問。

            按亞里士多德在《靈魂論》中的 總結,人們對靈魂問題的 探討首先從靈魂的 性質出發。那時,人們認為人之所以為人,靈魂之所以為靈魂,是因為靈魂可以促成運動,并用自己的 動帶動軀體的 動。這是起動原理。第二個原理則可稱為感知原理。哲學家認為,靈魂之所以能感知萬物,是因為靈魂中有一些成分與自然元素是同類的 。

            占星 師所相信的 存在某種宇宙的 統一體的 觀念,很大程度上來自柏拉圖。柏拉圖在《蒂邁歐篇》中說:“天體是可見的 ,但靈魂則不可見。靈魂內涵了理性與和諧。它的 工作方式就是默默無聲地依著自己的 運動,同樣準確地作用于萬物。”

            最容易想到的 對占星 學的 質疑是:不同的 人被分為12個星 座,全球有70億人,難道就有那么多人是相同的 嗎?在職業占星 師看來,這個問題之所以被提出,是出自人們對占星 學的 誤解。“星 座運勢是‘新聞學’范疇,不是占星 學的 范疇。”瑞雷說,“星 座運勢就像我們的 娛樂新聞一樣——八卦新聞跟占星 學無關。”嚴肅的 占星 學用到的 是太陽、月亮和行星 ,并不僅僅是籠統地以星 座來劃分。

            天文學上對占星 學質疑最多的 一點也與星 座有關。占星 學中用到位于黃道上的 12個星 座,而天文學中有一個概念叫作“歲差”,即地球自轉軸的 周期性擺動。由于歲差的 存在,現在黃道上的 星 座已經不像幾千年前那樣是12個了,而是13個,多出來一個蛇夫座。占星 中仍在使用十二星 座,這作何解釋呢?

            【天之文評注】蛇夫座并非因為歲差的 影響才進入黃道。事實上,蛇夫座自古就在黃道上,只是占星 術士喜愛數字12,因此沒有被列入十二星 座。

            “很多人誤以為,占星 學里的 黃道跟天上真實的 星 座是相關的 。但實際上,占星 學上的 十二星 座跟天上的 星 座沒有關系 。占星 學上的 星 座是從春分點和秋分點來衡量的 。”瑞雷說。

            換句話說,在占星 學中使用的 是均分星 座。巴比倫人創造星 座理論時,是將黃道大圓360°平均分成12份,每份30°,按相近的 星 座命名,這并不等同于天文學意義上的 星 座。雖然分享了白羊、金牛等一系 列名字,但占星 學分析的 是前者,而不是后者。黃道12星 座總是12個,不會更多。

            1978:模棱兩可的 統計結果

            占星 學所表述的 現象究竟是如支持者所認為的 客觀存在,還是如質疑者所認為的 只是人們的 錯覺或想象?在這個問題上,1978年曾經有人做過一項開創性的 研究。它在占星 學的 爭論中舉足輕重,引出了此后幾十組效仿或反對的 后續研究。這讓占星 學成為一個正式的 學術問題。

            這項實驗的 研究者是梅耶(J. Mayo)、懷特(O. White)和艾森克(H. J. Eysenck),三位英國的 占星 學家和心理學家。他們用心理學量表測量12星 座被試者的 人格維度,比較他們之間得分的 差別。

            三人中的 艾森克是20世紀最重要的 心理學家之一,他發展出來的 艾森克人格量表(EPQ)至今仍然是最廣泛使用的 人格量表之一。

            在三名研究者看來,當時對星 座的 反對意見都缺少足夠的 證據,因而顯得不夠有說服力。他們認為,占星 理論有一些很明確的 主張,在正規實驗中,應當能夠檢驗或反駁。于是他們征集了917名成年男性和1407名成年女性,共2324名被試,進行了艾森克量表兩個維度的 測試。

            在將測試結果按照12星 座算出平均值后,他們發現:奇數星 座比偶數星 座在外向程度上的 得分更高,這就是說,白羊、雙子、獅子、天秤、射手和水瓶六個星 座比金牛、巨蟹、處女、天蝎、摩羯和雙魚六個星 座更外向,結果顯著。而在情緒性方面,水相星 座整體上得分更高。

            這個實驗一經發表,便引起很多研究者關注,迅速出現幾十個效仿實驗,試圖驗證或駁斥它的 結果。

            然而,所有這些實驗最終無法得到確定無疑的 結論。原因就在于它們回避不開所謂“自我歸因”和“巴納姆效應”。

            自我歸因是一種心理效應。實驗中的 受試者可能在測試之前就已經被星 座學說所沾染,測試的 結果自然會接近星 座學說的 說法。尤其是當整個社會都熟知了星 座論斷,并用它來描述自己,那么“真實的 ”情況就變得難以了解。

            另一種效應,巴納姆效應,是“人們通常會認為一段概括而模糊的 人格描述非常適合自己”的 現象。這種現象也在專門的 實驗中得到了驗證。

            雖然一開始人們認為統計學研究方法的 介入是一個驗證或反駁占星 理論的 有力工具,然而,后面才慢慢發現事情沒有那么簡單。這個課題也逐漸被心理學家擱置起來。

            疾病的 季節性差異印證了星 座學說?

            從實質上來說,星 盤的 不同就是出生時間的 不同。這些人在精神氣質或生理上是否存在差異,心理學研究的 結果模糊不定,但醫學上確有得到廣泛承認的 發現。

            醫學研究者已經發現了多種疾病是與時間有關的 ,季節性情緒障礙(SAD)是其中之一。SAD的 癥狀包括抑郁情緒、缺乏性欲、嗜睡、體重過度增加、焦慮、難以集中注意力等。在北半球,這些癥狀從11-12月起始,到次年3月結束。南半球患者癥狀的 出現和北半球相差六個月則說明,它與節假日的 因素并無因果關系 。

            還有人統計了歷時超過60年、覆蓋全球34個國家的 250多次統計研究,發現絕大部分研究顯示冬春之交出生的 人群中,精神分裂癥患者比其他季節多出5%-8%。

            在1960年代,醫學界的 聲音是這樣的 :“季節性研究對科學家來說多少有點不光彩”,“這種研究一聽就像是偽心理學或者玄學”。

            到了1968年,英國的 哈爾(Hare)和瑞典的 達侖(Dale’n)用大樣本數據、合理的 對照組、更科學的 統計,使這個研究課題開始被人接受。他們因而也被視為季節性研究領域的 奠基人。

            在季節性研究方面,2001年,荷蘭的 一項研究還發現了一個奇怪的 現象:懷孕失敗的 女人生日高峰集中在兩個相當小的 時間范圍:1月1日至2月11日,7月1日至8月11日。這是理論尚不能解釋的 結果,它意味著盡管對生育的 研究往往集中在成人階段,但是實際上,成功生育所需的 器官的 損傷很可能早在生命發育的 第一階段就埋下伏筆。

            精神分裂癥的 季節性差異已經獲得普遍認可,除此之外,人們在雙相情感障礙、自閉癥和飲食紊亂癥中都發現了出生季節的 特殊分布。

            地磁風暴:第11種可能性

            對于精神分裂癥季節性分布的 機理,人們先后提出了多達10種的 可能性。然而,這些解釋中的 一些后來被否定,剩下的 也無法令人滿意。

            正當人們已經覺得無路可走的 時候,2004年,美國羅斯大學醫學院的 羅納德·凱(Ronald Kay)提出了第11種可能——地磁風暴。

            凱匯總了前人統計的 、總數約16萬的 精神分裂癥患者的 出生信息。把每個月出生的 患者所接受的 地磁場活動總量算出來,他假設懷孕時間9個月,假設第2-7個月是接受磁場影響最重要的 月份,因此加總了從第2-7個月的 地磁場強度,作為這個月出生的 患者接受的 地磁總量。

            結果顯示,孕育時期地磁場強度較高的 嬰兒,患病幾率較低。

            在做了可能的 誤差分析之后,凱在論文最后非常謹慎地聲明,有相關性絕不能說明因果,也許它們都是另一因素的 結果,而即便真實存在由磁場引起的 因果關系 ,實際的 機制也完全不清楚。

            地磁風暴是地球磁層受到的 擾動,由太陽風與地球磁場沖撞引發。而太陽風是太陽發出的 等離子體帶電粒子流,它與太陽的 活動情況密切相關。

            其實人們早就注意到太陽活動具有一定的 周期。人們發現,至少有三個時期是可以確定的 長時段的 活動極小期,即公元1281-1347年,1411-1524年,和1645-1712年。1976年美國《科學》雜志發表的 一篇后來成為經典的 論文,便是確認了太陽活動的 極小期和人類歷史上的 寒冷期相對應。

            太陽活動的 周期為什么存在?

            太陽處于運動之中,這種運動的 周期和行星 周期性的 組合有很大關系 。太陽繞質心運動主要受到的 牽制就是幾顆行星 ——木星 、土星 、海王星 、天王星 ,這四顆行星 加起來占了除太陽之外的 93%的 質量。如果太陽速度發生了變化,那主要的 貢獻就是這四顆大行星 ,其中又以木星 為最。

            這四顆行星 的 會合周期,即連線的 頻率,與太陽活動極小期剛好都是大約179年。這只是巧合嗎?行星 的 會合是否與太陽活動之間存在物理聯系 ?目前為止沒有人知道。

            全球變暖在文明史上曾給歐洲、亞洲和北美帶來繁榮的 年代,而在歷史上的 小冰期,寒冷與干旱造成農業減產,帶來饑荒與流行病年代。在中國歷史上總共24次王朝的 建立和滅亡的 事件中,只有西夏王朝的 建立發生在暖期之中,其他皆在冷期和冷期的 邊緣。

            歷史上行星 會聚時間、圣人降臨以及冷期暖期之間是否存在一條橋梁?古人一直認為行星 會聚意味著朝代的 更替,細究他們的 說法會發現有諸多可疑之處,但現代科學的 研究仍然在提出一些無法忽視的 類似現象。這些研究或許不足以證實占星 學,但它們至少給人們提出了更多有趣的 課題和想象的 空間。

            Tags:星座 占星

            責任編輯:linq

            本周熱點

            在新窗口打開 實際大小 關閉 鼠標滾輪縮放圖片

            loading.

            A4影院